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业界新闻 >> 正文

体育经济学:电竞会取代足球成为第一运动吗?

2017-06-30 15:05:40 审核管理员 阅读量:565

来源:环球体育传媒

游戏是少有的发展趋势和各个国家地区经济水平相符合的运动之一,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电竞将有可能成为一项在商业开发、影响力等方面与足球篮球不相上下甚至超越它们的运动。

2017年对于足球迷和篮球迷来说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

在这一年,在 NBA,骑士和勇士连续三年会合总决赛,这种情况在联盟历史上前所未有。同样前无古人的故事是,在2017年,独守雷霆的维斯布鲁克取得了有记录以来独一无二的赛季场均三双表现。

还是在这一年,在欧冠赛场上,皇马最终以4:1大胜尤文图斯,不仅使得意大利球队继续保持着九次进入欧冠决赛却仅有两次取胜的尴尬记录,还成功打破了欧冠自1992年改制以来从未有球队能够成功卫冕的怪圈。

我们看到,在这两项世界上受众最广、商业开发最成功、水平最高的赛事中,体育运动的竞争激烈程度实际上正变得越来越弱化。我们需要承认的是,在资本的推动下,足球和篮球运动正变成高度垄断性的商业开发活动。在未来,足球、篮球等运动将会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马太效应。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足球、篮球对人们的吸引力是否还会一直保持目前的热度呢?跳脱出已经习惯的体育赛事的话,我们不禁发现,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电竞将有可能成为一项在商业开发、影响力等方面与足球篮球不相上下甚至超越它们的运动。

游戏产业在未来将继续保持高速发展

报告指出,2012年时,全球游戏市场规模为705.7亿美元,今年预计将增长至近1090亿美元,而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增加到近1285亿美元。

事实上,除了游戏玩家基础雄厚、游戏市场稳固的北美市场之外,亚太、欧洲及拉美游戏市场的同比增长都超过了整个市场的增幅(7.8%),现在,亚太在整个游戏市场中占据了47%的比重。尤为引人注意的是,只占了4%份额的拉美市场的同比增幅达到了惊人的13.9%。

在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智能终端的席卷下,整个游戏市场自然也呈现出新的趋势。

包含平板和智能手机游戏在内的移动游戏在游戏市场中的比重达到42%,其同比增幅分别达到了11.4%和22%。主机游戏的同比增幅仅有3.6%,而下载 PC 游戏则出现了1.3%的下滑。预计到2020年,移动游戏的份额将增加到50%,在此前五年内,它的年均增幅将达13.9%。

转播收入现在已经成为各大联赛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再让我们来看看足球市场的情况。

德勤的报告指出,欧洲足球市场的规模在2016~2017年将超过250亿欧元,在14~15赛季,英超包括比赛日、转播、赞助等方面的营收达到44亿美元,德甲、西甲、意甲及法甲其他联赛的收入总共合计76.55亿欧元。

如果我们再从商业化最成功的英超情况来看的话,从12~13赛季到16~17赛季,英超俱乐部收入将从25.25亿欧元预测增长到43.2亿欧元。其中最大的变化趋势是,转播收益在联赛中所占的比重从47%增加到65%。而商业开发及比赛日收入的比重分别从30%和23%下滑到26%和14%。

2016财年的耐克公司财报显示,该公司足球业务的收入为21.43亿美元,自2014年以来已经出现了连续三年的下滑。

尽管依然是目前当仁不让的第一运动以及商业化开发最成功的体育项目,但是,我们发现了三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首先,欧洲五大联赛的竞技水平与其所在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水平产生了明显的反差。

皇马的欧冠夺冠继续扩大西甲的欧战积分优势

近五年欧战联赛积分最高且和第二差距超过25分的西甲联赛所在的西班牙恰恰是五大联赛国家中经济形势最不明朗最不容乐观的。而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欧足联近五年俱乐部积分前四中,有三席都来自西甲俱乐部,分别来自首都马德里和最富庶的加泰罗尼亚大区。

而今年在欧战赛事上的表现差强人意的英超俱乐部尽管排名第三且与意甲积分差距不到3分,但是,它的联赛竞争却是五大联赛中最为激烈的,与此同时,英超的商业开发及俱乐部经济水平也是五大联赛中表现最为优异肚的。

在联赛和俱乐部影响力不断增强巩固的前提下,资本的集中程度必然越来越高,资源、转会乃至冠军争夺将会局限于个别联赛乃至个别俱乐部之间,足球发展竞争将成为一门几乎完全由资本和投入驱动的运动。如果没有像英超那样成功的分红机制,各个联赛中没有得到资本青睐的中小俱乐部将成为球场上的弃儿。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一个地区的经济基础持续衰弱的话,那么,它的足球市场能够一直持续发展繁荣下去吗?

阿根廷和巴西在2014年世界杯上的失利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第二,不同地区之间的足球水平差异正严重地阻碍这项运动的观赏水准和全球化扩张。

因凡蒂诺当选国际足联主席后,着力推动欧冠、欧洲杯乃至世界杯赛事的扩军,尽管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和商业化因素,但是这样的决定也引起了外界的广泛批评和质疑。

自2002年巴西夺得大力神杯冠军之后,世界杯冠军已经连续三届旁落欧洲国家,这是之前80多年的世界杯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情况。这从侧面也证明了拉美国家在足球水准上和欧洲国家有了极大的差距,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则在于发达欧洲国家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后一蹶不振的拉美国家之间在经济体量上的巨大鸿沟。

而在亚太、北美地区与欧洲国家之间,超过经济因素发挥更关键影响的则是这两个地区整体落后的足球竞技水平,缺乏一个良好健康的竞技环境和机制的结果就是,尽管中超俱乐部能够投入巨额资本购买球星,但是却无法真正推动本国联赛和足球水平的进步发展。

于是,我们最后会注意到,整个足球运动的发展演变成欧洲中心主义,欧洲的联赛和赛事由此发展越来越健康成熟,而其他地区则逐渐被边缘化。那么,如果一个地区的爱好者始终没能建立培育起在地化的足球情感投入,那么,他们对足球仿佛海市蜃楼般的热情究竟能持续多久呢?这样的足球市场是否真得能发展起来呢?

最后,由上述两种情况持续推动,在转播收入已经成为个联赛最重要营收来源的情况下,我们担心最糟糕的结果会演变成,球队之间水平差异越来越多,冠军争夺逐渐变成一个寡头乃至独家垄断的游戏。在本地球迷之外,足球俱乐部的影响力输出途径逐渐堵塞,最终,足球变成彻头彻尾的欧洲人的游戏。

这便是我们对于足球这一运动的担忧。而这样的担忧也恰恰是我们对与电竞有可能取代前者成为第一运动的信心。

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地区,其游戏市场规模也越大

事实上,游戏是少有的发展趋势和各个国家地区经济水平相符合的运动之一。预计2017年游戏市场收入最高的五个国家中国、美国、日本、德国及英国,而2016年的 GDP 前五国家则分别是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及英国。

同时,韩国这样一个经济体量有限的发达国家却是游戏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背后隐藏的意义即在于,如果一个国家的确能够雄厚的经济基础,则它的游戏产品及电竞发展将会保持极强的竞争力。

这从根本上保证了游戏市场的繁荣发展,经济实力是基础,即使在一个相对较小的市场里,发展并未完全定型的游戏电竞产业也能发展到较高的程度。

现在,游戏产业正呈现出几个明显的特点和趋势:

社交元素在游戏中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这一趋势背后最重要的推力是移动互联网的繁荣,它催生了大量的碎片化时间,而移动端游戏则成了消费者杀时间最有力的武器。相比传统的 PC 和主机游戏,移动游戏提供了跨越时间和场所限制的优势,比起任天堂和索尼的掌机,智能手机和平板提供提供了更为丰富的互联网入口和出口。

玩家在玩《王者荣耀》的时候,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附近玩家并通过朋友圈分享来发现建立新的联系,移动端的 MOBA 类型游戏天然刺激了用户建立和发生社交关系。从本质上来说,移动游戏提供给用户的是一种胜负主导下的社交发生和互动机制。

游戏公司不再只是开发者,而更近似于内容制造和分发者;

时至今日,没有任何一部游戏改编电影获得口碑票房双重成功。制作成本高达1.6亿美元的《魔兽》(Warcraft)北美票房仅有4700多万美元,全球票房刚刚超过4.3亿美元,这样的成绩几乎注定了它的亏损。但即使如此,依然有《全境封锁》(Tom Clancy's The Division)、《神秘海域》(Uncharted)等热门游戏投入了电影化的潮流。

现在,暴雪一心想组织起《守望先锋》联赛(Overwatch League,OWL) 这样和 NFL、NBA 相同的赛事,而每个战队的报名费用高达2000万美元。

35岁以下用户是主要的游戏玩家群体

从《使命召唤4》(Call of Duty 4: Modern Warfare)以来,游戏的电影化越来越受到关注并越来越流行。人们发现,电影和游戏之间的共同点远远超过彼此间的相异,两者都对叙事、演出、角色等因素有着关注和要求,而这样的内在契合使得游戏产生了强烈的文化普适性。

“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I used to be an adventurer like you, then I took an arrow in the knee)的流行意味着,游戏的影响力不止局限在玩家群体间,它可以深刻地扩散影响到整个互联网。

美国娱乐软件协会(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ESA)在2016年的报告中指出,全美有超过63%的家庭里至少有一人每周至少玩三小时游戏。最常买游戏的玩家中,超过52%的人认为游戏消费是最值的。35岁及以下群体在整个玩家群体中的比重超过56%,同时,还有超过1/4的玩家年龄在50岁以上。

游戏及电竞实际上已经渐渐成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无论是 LOL 的 Faker 还是《守望先锋》的 Seagull 等选手,他们不仅在各自游戏里有着卓越的表现,同时也拥有着大量的拥趸。游戏电竞娱乐产业化,正成为不争的事实。

直播狂飙突进式的发展改变了游戏和电竞本来的形态与生态。


流媒体直播极大地促进了游戏产业和电竞运动的发展,目前在直播平台最流行的是一款叫《绝地求生:大逃杀》(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的游戏,仅仅发售3个月,其销量就超过了400万份。

一个更极端的事实是,大家普遍公认,《星际争霸2》之所以在国内还能维持一定的热度,最重要的因素即在于“谐星”星际老男孩的解说直播,不仅从游戏的运营生态上提供了极大的帮助,更让“毒奶”等说辞流行开来,并吸引了大量不玩《星际争霸2》乃至不玩游戏的观众。

直播形式的出现和流行意味着,主播和选手、观众和玩家之间的界限实际上已经渐渐弭平了,即使是不玩游戏的用户也可以因为欣赏喜欢主播或选手而观看直播和比赛。观众看直播的目的并不只是陷于游戏本身,而是作为一种休闲观看节目。

于是,游戏电竞变成了一种日常消费习惯。

我们在说的是一个用户数量超过22.1亿玩家的运动。是一个迅猛发展和互联网趋势紧密结合的运动。是一个从最广阔范围内吸引参与者和观众的运动。自然而然地,这也是一个最能吸引资本运作的运动。


声明:上海动感之屋电子竞技俱乐部登载(转摘)此文,乃以传递信息之目的,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绝不意味着赞同其所述的所有观点。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回到顶部
分享按钮